福彩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熱門點擊  
·只為那時的感動
·栽梅記
·中國當代詩詞作者的就業方向與職業詩人
·黃河之子張光年
·做好中華大詩人詩集的出版工作
·阿來:寫作就像湖水決堤
·畢淑敏:簽售時曾有學生告訴我 他特別恨我
·南派三叔首賣電子書 網店月掘金超10萬
名家賞析 更多>> 
--- 劉上洋 ---
·干渴的大瀑布
·萬里長江第一灣
·古巴,那些我沒有想到的
·坎昆之殤
·楓樹的色彩
--- 彭春蘭 ---
·文學女人的情愫
·相逢何必曾相識
·楓葉情
·爸爸的吻
·媽媽的愛
--- 劉 華 ---
·數點梅花天地心(序)
·去為那些光耀千古的名字掃墓吧
·《江西六十年文學精選》觀后感
·井岡杜鵑紅
·劉華
--- 朱法元 ---
·糾結的畸情
·南非遐思
·寶島情思
·啊,馬塞馬拉
·企鵝歸巢
女性散文 更多>> 

姚雪雪
·一支筆使一切浪跡成為可能
·與黑夜的關系
·破譯九月

王曉莉
·流水之賬
·切割玻璃的人
·懷揣植物的人
  您當前的位置 :江西散文網 > 名家訪談 正文
 
郭敬明:作家身份是“本心” 創作或將趨向成人化
江西散文網    2013-02-22 15:11

    資料圖:“80后”暢銷小說家郭敬明作專題演講。中新社記者 董會峰 攝  

  中新網2月20日電  著名作家、出版人郭敬明日前宣布進軍國際版權引進領域。擁有多個身份的他坦言,依然非常享受創作帶來的樂趣,“作家這個身份都會是我的本心”。對于文化報 道受娛樂“擠壓”的說法,他表示其實文化圈一直很熱鬧,只是“不是娛樂那種表面吸引眼球的熱鬧”。不被過度報道對作家來說是件好事,因為安靜的創作環境太 重要了。

  集作家、出版人、詞作者、導演、編劇等諸多角色于一身的郭敬明,于近日高調宣布進軍國際版權引進領域,首批引進推出澳大利亞著名青少年作家莫里 斯·葛雷茲曼四部曲作品:《Once》、《Then》、《Now》、《After》(《往事》、《彼時》、《此景》,《余聲》)。

  《往事》四部曲以一名猶太孤兒菲利克斯的視角,真實地反映了猶太人大屠殺時期那段慘烈的歷史。但和所有二戰時期作品不同的是,主角菲利克斯從未 意識到是自己的宗教和種族導致了自己悲慘的命運。他是一個熱愛幻想的男孩,一個總是在書本中尋找慰藉的理想者,自始至終都充滿了對整個世界美好的愿望。當 這種天真與純粹被鮮血淋漓的現實一步步地殘忍撕裂,菲利克斯所面對的,是一個在書本中從未存在,自己也從未想象過的,一個慘絕人寰的真實世界。該作品曾經 在澳大利亞囊括安徒生獎(意大利)、德國青年文學獎等12個最佳圖書獎項,被譽為“二戰傷痕文學新經典”。

  談國內青少年文學:希望讀者用玩微博和網絡的時間來看書

  談到當下國內青少年文學的現狀,郭敬明說:“現在的青少年很少會花幾個小時認真看完一本書,網絡資訊的發達讓他們習慣了速食讀物。微博、朋友圈 等等的流行,更加讓閱讀碎片化、零星化。但碎片閱讀能夠打發時間,卻無法代替長篇閱讀或者書本閱讀的功能。因為‘咨詢’不是‘文學’,‘新聞’不是‘故 事’。我希望能夠讓青少年讀者能夠把用于大量網絡閱讀‘咨詢’的時間用來閱讀‘文學’,從而達到引領青少年讀者由泛閱讀循序漸進到深層次閱讀的目的。我認 為今后青春文學會發展為更加廣闊的視野,而不僅僅局限在‘青春的小情緒’這類題材上。社會現實題材、奇幻、科幻等領域,都會逐漸活躍青春文學創作者的身 影。不僅是年輕創作者,而是有各個年齡層的作家,都在書寫著青少年們感興趣的題材和內容。這個市場需要更多的新鮮血液,而我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去挖掘那些富 有才華的年輕寫作者。”

  談引進國際版權:國外青少年圖書獎項不硬性分類 由讀者自己選

  談及此次引進的圖書,郭敬明表示:“《往事》所流露的濃厚人文關懷和悲憫氣息,在眾多封面絢麗的著作里,顯得罕見而又孤單,但我相信它。”

  他認為,在出版方向上,國外的青春文學市場并不像國內那么單一,魔幻類、推理類、愛情類、科幻類甚至哲學類書籍,比如《蘇菲的世界》都是國外 Teenage年齡層次的閱讀范疇。像這次引進的《往事》就曾在國外獲得不同年齡組的多個圖書獎項,國外很多青少年圖書獎項的篩選不會像國內一樣硬性分類 為某某文學,而是青少年讀者們自己選擇,完全打破了文學類別限制,這值得國內出版界借鑒。

  郭敬明說:“作為海外版權書系新秀,我們致力于給國內讀者帶來更多優秀的文學作品和好故事。包括我這次引進的二戰類題材,只要能夠打動人心,給我們讀者帶來溫暖的正能量,我都愿意引進。”

  談個人:作家身份是我的本心 今后創作可能成人化一點

  郭敬明有很多種身份,作家、出版人、詞作者、導演、編劇,涉足的領域有漫畫、雜志、科幻、電影等。面對“精力是否夠?如何平衡工作生活?”的發 問,他坦言自己是個興趣廣泛的人,無論拓展何種領域,“我只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把個人興趣做成自己的事業,這就是一種可持續的平衡。

  種種身份之中,郭敬明最喜歡哪一個?他表示:“所有的這些身份合起來才等于郭敬明,但不管是最初還是現在,我依然非常喜歡寫作這件事,享受創作 帶給我的樂趣。所以無論我的身份是主編、出版人、商人、導演,切換得再多,作家這個身份都會是我的本心。《爵跡》這個系列還沒有完結,在《爵跡·風津道》 出版之后,我今年也會在《最小說》的副刊《最幻想》上再開連載。我也已經有了下一部長篇的初步構想,隨著年齡和閱歷的提升,之后的創作路線可能會漸漸成人 化一點、深刻一點。”

  談文化現狀:莫言獲獎不亞于任何一線明星

  由于同時兼顧出版以及影視等,郭敬明也成為文化、娛樂兩個領域記者關注的對象。不過在時下的報紙上,大多沒有單獨的文化版面,只是“寄居”在娛樂版面上。著名作家馮驥才還曾呼吁報紙文化版、娛樂版分開,但并沒見多少付諸實踐的媒體。

  談到文化報道被娛樂新聞“擠壓”的現狀,郭敬明認為“其實還好”。他舉例說,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其受關注程度不亞于任何一線明星。

  “當然你可以說是個案,但文化圈一直是很熱鬧的,只是這種熱鬧不是娛樂那種表面吸引眼球的熱鬧。絕大部分寫書人和愛書人都比較沉靜,他們也不太 愿意被打擾,除了必要的營銷宣傳。這點就和國外不同,國外有名氣作家就像明星,那些作家們也很困擾,要創作只能躲起來避世。其實不被過度報道對作家來說是 件好事,因為我寫作所以明白,安靜不被打擾的創作環境太重要了。”

  附:郭敬明答問全文

  1、一直進行作為國內原創青春文學策劃,為什么此次要涉足國際版權引進?

  答:說起來,連我自己都覺得有一點不可思議。在我的閱讀經驗里,漢語書寫一直以來占據絕對的壓倒性地位,倒不是我覺得國外的小說不好——相反, 有那么多經典而恢宏的大作,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無數次的震撼我。然而,我打心眼里喜歡的,還是中文字句中那種千回百轉的曼妙語感。所以,盡管有很多次機會進 入國際版權領域,但一直都沒有一部真的打動我的小說,直至遇到《Once》——我們把它翻譯為《往事》。這是一本選擇和自己的靈魂對話的書,我認為這本書 里有現今人們正在逐漸失去的東西——愛和勇氣,而這樣的力量會在我即將從海外引進的各個故事中震撼讀者們的心。

  2. 你在《往事》四部曲的序中提到,“國內大量充斥著奇幻愛情冒險疼痛成長等主題作品的青少年文學,青少年們的閱讀,不應該只是如此單調。”作為非常成功的青春文學圖書策劃人,你為青少年策劃圖書的原則是什么?

  答:現在的青少年很少會花幾個小時認真看完一本書,網絡資訊的發達讓他們習慣了速食讀物。微博、朋友圈等等的流行,更加讓閱讀碎片化、零星化。 但碎片閱讀能夠打發時間,卻無法代替長篇閱讀或者書本閱讀的功能。因為“咨詢”不是“文學”,“新聞”不是“故事”。我希望能夠讓青少年讀者能夠把用于大 量網絡閱讀“咨詢”的時間用來閱讀“文學”,從而達到引領青少年讀者由泛閱讀循序漸進到深層次閱讀的目的。我認為今后青春文學會發展為更加廣闊的視野,而 不僅僅局限在“青春的小情緒”這類題材上。社會現實題材、奇幻、科幻等領域,都會逐漸活躍青春文學創作者的身影。不僅是年輕創作者,而是有各個年齡層的作 家,都在書寫著青少年們感興趣的題材和內容。這個市場需要更多的新鮮血液,而我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去挖掘那些富有才華的年輕寫作者。

  3、 相比《安妮日記》《竊書賊》等以青少年視角描寫二戰時期的成功文學作品,《往事》四部曲也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以小男孩菲利克斯的眼看待炮火紛飛的世界,這套作品最讓打動你的地方是什么,你認為這套作品與《安妮日記》《竊書賊》相比,有哪些異同?

  答:《往事》四部曲同著名的《安妮日記》、以及今年大熱的《穿條紋睡衣的男孩》、《竊書賊》同樣是以二戰時期為背景,本書以一名猶太孤兒菲利克 斯的視角,真實地反映了猶太人大屠殺時期那段慘烈的歷史。但和其他作品不同的是,主角菲利克斯從未意識到是自己的宗教和種族導致了自己悲慘的命運。他是一 個熱愛幻想的男孩,一個總是在書本中尋找慰藉的理想者,自始至終都充滿了對整個世界美好的愿望。當這種天真與純粹被鮮血淋漓的現實一步步地殘忍撕裂,菲利 克斯所面對的,是一個在書本中從未存在,自己也從未想象過的,一個慘絕人寰的真實世界。這是一本絕對撼動人心的小說。它純真,自然,深刻而殘忍。絕望與希 望并存。充滿了激勵人心的力量。

  4、相比于很多專門從事海外版權引進的圖書策劃人,你覺得自己有什么優勢和劣勢?你選擇的出版方向是局限于青春文學領域,還是轉向更多圖書領域?

  答:我們擁有一個年輕又優秀的團隊,由我、最世文化副總裁痕痕、“中國吸血鬼文化第一人”旅英作家恒殊作為核心成員,常年居住在英國的恒殊對最 新最熱門的書籍有著第一時間的敏銳捕獲,然后再由我來從中以我出品人的眼光和審美來做選擇。從一開始的質量把關、與相關出版公司接洽、書目引進后相關出版 事宜直到最后書籍上市推廣,擁有一整套完備的操作流程,力求使每一本引進作品完美、快速地呈現給中國讀者。

  關于出版方向,國外的青春文學市場并不像國內那么單一,魔幻類、推理類、愛情類、科幻類甚至哲學類書籍比如《蘇菲的世界》都是國外 Teenage年齡層次的閱讀范疇。像這次引進的《往事》就曾在國外獲得不同年齡組的多個圖書獎項,國外很多青少年圖書獎項的篩選不會像國內一樣硬性分類 為某某文學,而是青少年讀者們自己選擇,完全打破了文學類別限制,青少年可以選擇輕松,也可以選擇沉重。我認為這值得國內出版界參考。作為海外版權書系新 秀,我們致力于給國內讀者帶來更多優秀的文學作品和好故事,包括我這次引進的二戰類題材。我覺得,只要能夠打動人心,無論是給讀者帶來靈魂撼動又或是輕松 的閱讀樂趣,我都愿意引進。

  5、《往事》四部曲曾經橫掃英語文壇12項大獎,被譽為“二戰傷痕文學新經典”,這是你從事海外版權引進的標準嗎?很多優秀的外國文學作品在國內會遇到水土不服的問題,你擔心這個問題嗎?如果有的話,怎么解決?對你引進作品的市場預期如何?

  答:當可選擇的范圍擴展到了世界文學,我認為海外版權引進作品都必須以“最優秀”為篩選標準,將世界最頂級的好故事好作品呈現給中國的愛書人。

  隨著最世文化日益壯大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海外文化交流機遇也逐步涌現,截至目前,最世文化旗下的暢銷作家如我、笛安、落落、安東尼等都有作品在 海外出版發行。在這樣的全球化合作趨勢下,最世文化和英國、日本、韓國、荷蘭等國許多著名的出版機構都建立了良好的溝通渠道,這就保證了我們海外版權引進 團隊能夠第一時間得到全球最新的優秀作品書訊,也為在世界范圍內搜羅優秀文學作品打下堅實基礎,并為精挑細選的書目提供了出版發行的有力保障。此外我們海 外版權的團隊還會親歷親為,穿梭于全球書展上親手挑選各類好書。這樣的“雙           

  6、你除了寫作,先后進軍過漫畫、雜志、科幻、電影等領域,這些源于何種判斷?一起做這么多事情,你的精力夠么?如何在工作與私人生活中找到平衡?

  答:我是個興趣廣泛的人,無論拓展何種領域,我只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也因為這些都是自己興趣的延伸,所以哪怕每一天都很忙碌,于我而言都是充實而快樂的。當然,這也得力于我擁有一支非常優秀的團隊。我想,當把個人的興趣做成了自己的事業,這就是一種可持續的平衡。

  7、你對澳大利亞著名青少年作家莫里斯?葛雷茲曼有何評價?

  答:我和他本人沒有接觸過,但有句話叫“見書如晤”,我讀過他的作品,有幾個細節我想提一下。一是他為此次最世文化引進的《往事》中國版特意新 寫了序言,看得出他的用心和誠意。二是他喜歡喝中國茶,這點我也是從他的序言里知道的,他說“這個故事設定在二戰時期的歐洲,但是對我來說,其中還有一個 私人的組成部分和中國有關。我是中國茶的擁躉,當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每天都會喝。當菲力克斯所面對的殘酷事件讓我膽怯而沮喪,我就喝幾杯白牡丹茶、烏龍 或者普洱,這些神奇的飲料總會讓我提起精神,重新振作起來,跟隨菲力克斯一起,在他身上挖掘出更多的愛與希望。”我覺得這是特別可愛的一個細節。

  8、寫作、圖書策劃人、電影導演、娛樂明星,哪種身份更讓你喜歡?今后偏重的方向是什么?

  答:所有的這些身份合起來才等于郭敬明,但不管是最初還是現在,我依然非常喜歡寫作這件事,享受創作帶給我的樂趣,所以無論我的身份是主編、出 版人、商人、導演,切換得再多,作家這個身份都會是我的本心。《爵跡》這個系列還沒有完結,在《爵跡·風津道》出版之后,我今年也會在《最小說》的副刊 《最幻想》上再開連載。我也已經有了下一部長篇的初步構想,隨著年齡和閱歷的提升,之后的創作路線可能會漸漸成人化一點、深刻一點。

  9、郭敬明團隊的模式與趙家班、郭德綱的德云社有什么異同?你是如何帶“徒弟”的?在新形勢下,文化報道日益被娛樂擠壓篇幅,你怎么看待這個現象?

  答:我們的團隊成員之間更像是朋友關系,大家互相幫忙、互相學習。團隊里每個人都“身懷絕技”,我對團隊的貢獻就是提供了一個讓他們施展才華的 平臺讓他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且對我來說能夠和朋友們一起做喜歡的事是很幸福的,能夠親手實現自己的理想這也是一種幸運。沒有所謂師徒這種等級和稱謂, 我們都是像一家人那樣一起成長。

  另外你所說的文化報道日益被娛樂擠壓篇幅這個現象,其實也沒有大家想的那么嚴重,遠的不說,就說今年的莫言,火熱程度不亞于任何一線明星,當然 你可以說是個案,但文化圈一直是很熱鬧的,只是這種熱鬧不像娛樂圈那樣吸引眼球的爆炸。絕大部分寫書人和愛書人都比較沉靜,他們也不太愿意被打擾,除了必 要的營銷宣傳。不過國外也有很多有名氣的作家就像明星,那些作家們也很困擾,要創作只能躲起來避世。其實不被過度報道對作家來說是件好事,因為我寫作我明 白,安靜不被打擾的創作環境太重要了。而且我始終認為,文學是很多藝術形態,比如電影、電視、話劇等等的基石。文學綿延發展了幾千年,鮮活了幾千年,我相 信它會一直存在,我不相信它會在我們這個時代衰亡。

編輯: 金燚
來源: 中國新聞網
    相關新聞:
>>郭敬明進軍國際版權領域 引進“二戰”題材作品
>>南派三叔首賣電子書 網店月掘金超10萬
>>2012年,少數民族文學展現新氣象
>>王朝柱文學創作40年暨《王朝柱精選文集》出版研討會在京舉行
我來說兩句:
[ 網友留言只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大江網立場 ] 昵稱:     
福彩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65期 江西闲来麻将下载安装 36棋牌手机版官方下载 武汉麻将牌技 北京赛车pk10 爱乐彩注册要钱吗 山西快乐十分app下载 五福彩票是正规网站吗 打麻将多少钱算赌博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